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七十五章 更多>>
 

    十景缎 第一百七十五章

    时间:2018-06-14 次日一早,天方破晓,韩凤披上金翅刀,文渊佩剑在腰,默默无言,一齐离房。
      本来擒拿下程太昊之后,韩凤等人便要回天山比翼宫去,但是在白府停留的时间里,程太昊已经愤而自杀。如此一来,诸女自也无须急于 回宫,秦盼影等人便让白月翎和家人多聚一阵,预计月余后再回比翼宫。至于韩凤,便决定直接动身寻父。
      到了白府大厅,韩凤叫人找来秦盼影,说道:「秦师妹,我要走了。」
      秦盼影左右望了两人,轻声道:「师姐,你的心愿已了,我也留不住你。等你了结了那桩事,一定……一定要回比翼宫来,我们会等你, 继续做我们的掌门。」
      韩凤道:「我会回来,你别担心。这段时日里,你多照料着师妹们,尤其是柳师妹那两个丫头,别让她们胡来了。」秦盼影低声道:「是 .」回答声中,却是有些哽咽。
      韩凤和秦盼影同门多年,向来形影不离,关係又是非比寻常,这时分别在即,难免依依不捨。文渊看在眼中,也不禁有些感伤,悄悄走出了白府,让两女私下道别。
      他一路走上大街,出了城门,想起昨晚和韩凤一夜缠绵,那浮凸有致的美妙体态映上脑海,不禁耳朵发热,急忙大力摇头,歎了口气。忽 听背后一人说道:「怎么,歎什么气?」
      文渊停下脚步,一回头,却是韩凤随后跟来。文渊脸上微热,道:「没有什么。」韩凤美目流转,望着他的眼睛,道:「你看来不太高兴 ,是怎么了?」文渊默然不答。韩凤静了一会儿,上前抱住了他,柔声道:「文渊,昨晚的事,是我独个儿求你的,我永远记得你的好。你别 自己钻牛角尖,跟自己过意不去。」
      文渊凝望韩凤的脸,道:「昨晚……我不知怎么说了。韩姑娘,从今以后,你别念着我了。你武功出众,容貌又好,不难找到终身良配。 」韩凤低声道:「我不会忘掉你的。」跟着稍稍抬头,微笑道:「不过,我会去找适合我的男人,秦师妹也是,你不必担心我们会……再像以 前一样了。」文渊低声道:「祝你顺心。」
      韩凤放开文渊,走开几步,金翅刀在朝阳映照之下,耀出金光千条。她振了振斗篷,扬起头来,一拱手,道:「我要走了。这些日子里, 承蒙相助,大恩不颜谢,咱们就此别过。文渊,后会有期了。」文渊点点头,拱手回礼,忽觉心中一阵刺痛,静了一静,抬头说道:「保重。 」
      韩凤背转了身子,待要举步,又回头望向文渊,双眸微闭,给了他一个柔和的微笑,长髮一甩,再度回过头,金翅羽翼片片飞扬,金翼凤 凰,就此远飏而去。
      文渊望着她的背影,目送那灿烂的金光渐行渐远,终至消逝不见。
      过了两个时辰,文渊回到赵婉雁等人的小屋,尚未进门,已闻悠扬乐声,正是紫缘的琵琶。文渊停步倾听,听得一阵,琵琶声止,紫缘走 了出来。
      她看着文渊,微笑道:「你回来啦,怎么不进门?」
      文渊微微一笑,走进屋里,左右张望,说道:「师妹跟小茵呢?赵姑娘也不在?」紫缘道:「茵妹一早就跑去京城了,说要找你呢。你在 路上没见着么?」
      文渊道:「没有,八成是错过了。」紫缘道:「嗯。瑄妹和小枫出去了,说是要摘果子。赵姑娘正在房里睡着呢。」
      文渊一怔,道:「这时候了,赵姑娘还没起床?」紫缘微笑道:「她昨晚累坏啦,可能再一会才起来吧。」文渊道:「累坏了?怎么回事 ?」紫缘微微脸红,笑道:「昨晚你不在,茵妹淘气起来,跟我们闹着玩呢。」文渊一笑置之,坐在一边,也不多问。
      紫缘端了杯茶过来,放在桌上,道:「昨天是什么事,呼延姑娘请你过去?这会儿才回来,很要紧么?」
      她这话一问,文渊脸色立刻黯淡下来。紫缘微感错愕,却也不急着再问,便在他身边坐下,等他说话。
      过了片刻,文渊站起身来,说道:「紫缘,出去屋外走走吧,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紫缘微笑道:「好啊。」便也起身,却先拿起茶杯, 道:「你一路回来,该口渴了,先喝了吧,别等它凉了。」文渊伸手接过,一口喝了,茶杯往桌上一放。紫缘一笑,跟着文渊走出门外。
      到了屋外,文渊却是沉默无言。紫缘也不催促,只是微笑着在旁边等着。两人静了好半晌,文渊忽然凝视紫缘,道:「紫缘,对不起。」 紫缘一怔,道:「怎么了呢?」
      文渊道:「昨天,我跟呼延姑娘……做了错事。」紫缘闻言,脸色微微一震,唇边的微笑悄悄消散。文渊低声道:「紫缘,你要听下去么 ?」紫缘点点头,柔声道:「有原因的吧?你说好了,我再决定生不生气。」
      文渊也不隐瞒,将韩凤请自己当东宗掌门,自道真名、倾心于己、乃至于一夜露水夫妻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紫缘静静听着,脸上 既无愠色,也无愁容。
      听到终了,紫缘才道:「没有了么?」文渊道:「之后我就回来了。」
      紫缘低声道:「你既然跟韩姑娘如此……那是爱着韩姑娘了?」文渊缓缓摇头,歎道:「没有。韩姑娘她喜欢我,但是……我并没有爱上 她。可是,我又没办法拒绝她。」紫缘点点头,轻声道:「这样啊。」忽然微微一笑,道:「你为什么跟我说呢?要是你不说,我就不会知道 啊。」文渊歎道:「良心不安啊。紫缘,这种事情,我决不能瞒你的。」
      紫缘听了,不禁微露笑意,道:「那好,这会儿我知道啦。没什么其他的事了吧?」文渊见她如此反应,登时有点错愕,道:「没其他事 了。」紫缘微笑道:「嗯,那咱们进屋吧。你弹首曲子给我听,好不好?这几天只见你练功,竟没听你弹琴呢。」说着轻拉他的衣袖,便要走 .
      文渊拉住紫缘,道:「紫缘,你不生气?」紫缘道:「怎么?」文渊道:「我……我和韩姑娘……做了这等事,你难道不在意?」
      紫缘微微低头,道:「在意么,多多少少是会的。可是又怎么样呢?做都做了,韩姑娘也走了,你也一回来就告诉了我。她也没有来跟我 们争什么,我难道还跟她呕气么?」文渊仍感不安,道:「可是……我这么做,是对不起你们……」
      紫缘摇了摇头,轻声道:「你的心思,我是知道的。韩姑娘说得可怜,性子却强,你心肠这样软,是推不了的。说起来,我该气也是气韩姑娘,怎能气你呢?」
      文渊道:「这话怎么说?」
      紫缘低声道:「你被人家半使强的逼上了床,又不是心甘情愿,那……那岂不是被人家佔了便宜?只不过你是男儿身,旁人看来好像佔尽 好处,其实然而不然,说不定你才是吃了大亏,被韩姑娘……那个……霸……霸王……」说到这儿,忍不住抿嘴而笑,面透红晕,不好意思说 出那个词来。
      文渊一呆,接着哈哈大笑,一把抱住紫缘,道:「紫缘,亏你想得到这层!你这一说,可像是把我心底话讲出来了。」紫缘突然被他抱在 怀中,吓了一跳,急忙轻轻敲了他手臂,嗔道:「别……别闹,要给人赵姑娘出来瞧见,成什么样子?哪,谁说你可以抱我?我说过我没生气 么?」
      文渊拍了拍头,苦笑道:「你要生气,我还比较心安理得。」紫缘微笑道:「是啰。我知道这次你是不得已,心里就算不舒服,多少也该 为你想想。刚才我听着,是有点生气,这会儿也好了。」
      文渊听了,暗歎一声,低声道:「紫缘,我要是没有遇见你,这一生真是枉然了。」紫缘脸上一红,道:「说这什么话?十几岁的人呢, 讲得这样苍凉。」
      接着微微一笑,道:「这件事,你跟我说了便罢,别和茵妹、瑄妹说了。茵妹或许只会趁机捉弄你一番,瑄妹孩子心性,肯定不高兴了。又不是什么天伦剧变,能轻描淡写的过去最好。」
      文渊轻声道:「你不在意,我就安心了,不说便不说。本来这件事,我对你最是抱歉。」紫缘一怔,道:「为什么?」
      文渊道:「昨晚韩姑娘拿葡萄酒来,我随口吟了两句诗,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紫缘道:「嗯,又怎么样?」文渊 道:「我想到琵琶,就想了到你,可是……我还是干下这件事。昨晚我和韩姑娘在一起,心里挂念小茵,挂念师妹,可是最觉得对不起的,那 还是你。即使你现在不怪罪我,我也觉得对不起你。」
      紫缘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轻声道:「你觉得对不起我,以后给我一些补报罢!」说完望着文渊,忍不住面露微笑,略带促狭之意。文 渊道:「如何补报?」
      紫缘微笑道:「看你呀,就要留给你操心。」文渊一呆,苦笑道:「你这可难住我了。」
      紫缘笑吟吟地看着他,忽然头一低,笑容收起,轻轻地道:「渊,我这一生,是决不能没有你了。这次我不会生你的气,韩姑娘是怎样的 人,我从你呀、茵妹她们那里听来,也大概知道,你成全她这么一次,我不会太在意的。可是……那也只限于这么一次。要是再有这种事的话 ,我就不知道会……会怎样了……」
      文渊听她言语,语气虽柔,却有些许颤抖,不禁心神震动,轻轻搂住了紫缘,低声道:「我知道。紫缘,实在是对不起。」紫缘抬起了头 ,看着文渊,慢慢闭上眼睛,身子微微向上一挺,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两人抱在一起,一吻再吻。文渊吻着紫缘柔软的双唇,微闻幽香,忽然一阵心动,手掌放在紫缘的腰间,揉了一下。紫缘娇躯一阵酥软, 不禁微微扭腰,唇间发出轻轻一声嘤咛。昨夜文渊和韩凤床第缠绵,虽是销魂,却哪有在紫缘身边的自在?一厢情愿和两情相悦,相较之下, 便是截然不同!
      吻了许久,紫缘喘了口气,双腮赧红,水汪汪的眸子瞧着文渊,纤纤玉手伸进他的衣襟里,抚摸他的胸膛。文渊拉着紫缘坐在地上,隔着 她的裙子,缓缓摸着她的大腿。紫缘闭上眼睛,只睫毛不安地跳动着。
      忽然她身子一颤,低声喘道:「啊……啊哈,不行……」在这时候,文渊已经将手指移动到她的股间,裙子绉进紧夹的双腿之中,慢慢浮 现潮湿的水印了。
      紫缘不断轻抬下巴,兴致逐渐高昂,婉转的轻喘,不断从她那樱桃小嘴之中逸出。
      看着紫缘害羞而雀跃的表情,文渊也无法忍耐,悄悄用手指在她股间按了一下。紫缘身体一弹,「啊」地叫了出来,声音之娇柔,好似是融化了的蜜糖。文渊听得心跳加速,一收手,搭上了她的腰带,轻轻解开。
      紫缘喘气几下,投进了他的怀里,低声道:「我……我觉得好热。」文渊轻声道:「把衣服脱掉?」紫缘含羞点头,仍是微微娇喘,轻声 道:「我想要。就……就在这里……」
      文渊拉开她的衣襟,看着她肚兜下丰胸半掩,汗水晶莹,两座玉乳越显得玲珑可爱,娇嫩诱人。他看得兴奋起来,更不停手,一层一层脱 去紫缘的衣服,把她那美玉一般的身体全部展露出来,继而卸下自身衣物,让早已硬起的阳具出阵,朝着紫缘的身体前进。
      就这样,两人在屋前的空地上肢体相缠,赤裸裸地翻云覆雨起来。虽然不若昨夜身处华房,口尝醇酒,但是对文渊来说,这时和紫缘在草 地上翻滚仰卧,反而才是绝顶享受。跟韩凤在一起时,他只能在身体上满足。对像变成了紫缘,他却更可以完全放开心情,得到一种说不出的 幸福。或许韩凤可以感觉到,但他却是不能。
      文渊扶着紫缘坐起,使她双腿分跨自己两侧腰际,搂紧她纤柔欲折的柳腰,往自己的方向不断震动,好使阳具一次又一次地深入她的私处 .紫缘满脸儘是羞意,拚命压制舒服的呻吟,可是那不断扭动的娇躯,毕竟隐藏不了她的亢奋。狂涌的蜜汁流了满腿,阳具后抽时,日光下的嫩唇晶光闪闪,绮丽异常;猛一插入时,爱液又成了四散的珍珠,随着她的呻吟抛了开来。
      「呃……啊啊……渊,再来……唔唔!」
      紫缘兴奋地拥抱文渊,口中紊乱地呼唤着,快感飞快地递增。一滴滴汗珠从她肌肤上渗出,有的滴在文渊身上,有的成了她髮鬓的饰物, 有的流到乳房,从颤动的奶头上飞开。文渊没有多加注意,但是在紫缘激昂的反应下,他的攻势也更加剧烈了。
      在猛烈的抽动中,紫缘的私处内壁奋力收缩,温柔而有力,诱得文渊几乎要射出精来。他几次拚命忍住,继续动作,摩擦得肌肤火热,要 把紫缘推上更高的颠峰。不过越是忍耐,紫缘的身体越是渴望,阳具越是难以自制。
      啪啪啪声响不绝,身体碰撞越趋激烈,澎湃的快感如漩涡般捲袭了两人。
      「唔……唔唔……」紫缘没想到文渊这次做得这样久,身体竭力颤动,口中婉转呻吟,浑身酥软,舒服得快要晕了过去,连头都快抬不起 来了。文渊也在她体内得到热烈的迴响,挪出少许精力,轻声喘道:「紫缘……我……我要去了……」紫缘紧紧拥着他的身子,急忙叫道:「 不……啊啊……再……再等一下,哈、哈啊……我还想……再一下……哈、啊!」
      突然之间,一阵脚步声响传来,却是小慕容在这当儿回来,飞快地奔了过来。
      她一到屋前,猛地见到文渊和紫缘正在办事,不禁吓了一跳,脚步立时止住,叫道:「紫缘姐?」
      文渊和紫缘听得小慕容的声音,同时吃了一惊,文渊一惊之下,登时管控不住,下身一阵剧震,登时狂洩而出,滚滚阳精射入紫缘娇躯。
      「啊、啊啊!」紫缘只觉一阵热浪袭来,顾不得小慕容突然来到,纤腰一挺,忍不住失声而叫,一时极尽浪蕩,却也羞得不得了。
      精液洩完,紫缘身子骤失支持,软绵绵地倒向文渊。文渊一举发洩完毕,却也有点脱力,顺势躺在地上,两人都是气喘不休,却有一半是 被小慕容吓出来的。
      小慕容刚好赶上两人云雨收场,看得目瞪口呆,半晌不说话。紫缘神智略复,满脸通红地转过头来,低声道:「茵……茵妹,你回来啦。 」小慕容道:「回来啦!」跟着眨眨眼睛,脸蛋微微泛红,抿嘴笑道:「对不起啦,我这可回来得不是时候?」
      文渊苦笑道:「不会,不会,就是吓了我一跳。」小慕容笑道:「是么?啊呀,你跟紫缘姐做了多久啦?该不会刚开始吧?别要被吓得一 蹶不振,那可糟啦。」
      文渊白了她一眼,笑道:「要是真的一蹶不振了,你也没好处。」
      两人穿好衣服,跟小慕容进了屋子,紫缘仍是很不好意思,羞红着脸,拿了琵琶坐在一旁,低头调弦,调了半天。小慕容把短剑往桌上一 放,笑容满面,朝文渊一挑柳眉,道:「你回来得好!我跑京城去找你,找不到,一回来,就看你跟紫缘姐……」脸上一红,笑道:「喂,你 昨天到底去京城做了什么?」
      文渊一望紫缘,紫缘低下了头,微笑道:「你就说啊,看我做什么?」
      文渊微微苦笑,便照实说了,只有留下韩凤向他示爱的前因后果不说,那也是紫缘的意思。小慕容听了,笑道:「还好你没当什么云霄东 宗掌门,要是你当了,我们岂不是都要住到西域去?我可不要。」文渊笑道:「我也不要。」
      小慕容手指叩叩桌面,忽然道:「你这么早就从京城回来,有没有听到一个大消息?」文渊道:「什么消息?」小慕容道:「我到京城时 ,大街小巷都在说啦。新皇帝登基了,当朝天子不是正统啦。」
      文渊和紫缘听了,同时大吃一惊,叫道:「换了皇帝?」小慕容道:「是啊,新皇帝就是那代理朝政的郕王,年号景泰,现在是景泰皇帝 了。」
      文渊道:「正统还在瓦剌军中,尚未遇害,何以会立了新皇帝?」紫缘沉思道:「国不可无长君,想是朝中大臣要安定民心,须得推出新皇帝来。」文渊点头道:「定是如此。是了,当朝既是有了皇帝,那么瓦剌便不能用正统皇帝做要胁,勒索金银疆土,可说杜绝了一桩后患。 」
      小慕容笑道:「还有呢,新皇帝已然登基,那么龙驭清的大好机会,也就灰飞烟灭啦。先前没有皇帝在位,他不趁机谋反,现在可没机会 啦。」文渊一拍手,道:「果然不错!这下子大局已定,龙驭清说什么也没有理由作乱了。」
      这话一出口,文渊自己忽然觉得一阵不安,又道:「不对。」小慕容道:「怎么不对啦?」文渊道:「龙驭清深知宫廷中事,怎会容新皇 帝顺利即位,断了他的机会?其中恐怕有玄机。」小慕容道:「有什么玄机?他总之是没机会啦。
      除非这景泰皇帝也出了什么差池,不然……「
      说到这儿,文渊、紫缘、小慕容三人同时静了下来,面面相觑。小慕容低声道:「喂,难道他会害死这景泰不成?」文渊道:「难说。」 紫缘道:「这未免太大胆了。可他要是真的这么做,才刚刚安定下来的京城,便要大为震动了。就算当朝大臣再有才干,只怕也难以应付…… 」
      文渊一拍桌,站了起来,道:「我再到京城去一趟。」紫缘道:「去做什么?」
      文渊道:「当然是把情况探清楚。听街边百姓说话,听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要进皇城去探。」小慕容把桌上短剑一拿,道:「我跟你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