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七十章 更多>>
 

    十景缎 第七十章

    时间:2018-01-13 但见文渊双手挥洒自如,身形腾挪自若,敖四海掌力拍到,便如同风吹旗展,顺其自然,身法似轻实稳,出招更是矫捷之极,敖四海内功 虽强,但文渊手下招招犀利,既似爪,又似掌,妙招纷呈,竟自难以应付。
      向扬跟华瑄看着,更加惊奇莫名,眼见文渊一身武功神妙无穷,却全非本门路数,实不知从何而来。小慕容心思灵巧,登时想到:「莫非 他在这短短几天之内,又从那把琴中学到了什么?」
      敖四海原拟对方不过区区小辈,就算招数有过人之处,但论到内功上的造诣,也定然不及自己数十年来的深厚功力,大可稳操胜算。不料 文渊在「沧海龙吟」
      琴曲功法之中,已然尽数融合了蓝涛神掌的秘奥,心中一个转念,都足以破解敖四海的架势。此时凌云霞、杨小鹃二女亦已转醒,看到敖四海正与一名未曾谋面的少年交手,状甚不利,都是一怔。
      敖四海越斗越是惊怒交集,猛地抽身后跃,自一名龙宫弟子手中取过长剑,大喝一声,剑光出鞘,使得正是「龙翻剑法」的招数。文渊眼 明手快,凌空一个迴旋,手中未拿腰间佩剑,眼光已看準了敖四海剑法中的精要之处,心道:「这路剑法纯是刚猛路子,威力尚不及蓝涛神掌 ,何足为惧?」当下叫道:「紫缘姑娘,」潇湘水云「!」
      话才出口,悠然琴声已然响起,其音飞吟,正是一曲「潇湘水云」。文渊听得数音,便已掌握曲中旨意,心念电闪之间,已然化入剑法开 阖之精要,眼见敖四海一剑刺向自己左胁,不慌不忙,身子微斜,剑刃在他胸前横过,顺势挥剑朝敖四海右手腕刺去。
      敖四海缩臂让开,正要重行出剑,却见文渊剑路绵绵而至,这一剑似无止势,又如影随形地刺了过去。敖四海退开一步,文渊剑尖微转, 自然而然地对正敖四海右腕脉门,接连两变,如同一招,全无丝毫滞涩。
      敖四海脸色陡变,已顾不得相攻文渊,回剑一格,意图先化开文渊剑势纠缠。
      文渊于剑法之造诣,更在拳掌之上,此时两人斗剑,正是得其所哉,剑法如潇湘之云蔽九岳,尽显云水掩映、烟波浩渺之气象,敖四海竭力闪避抵挡,难以寻隙还招,一身精妙内功竟无用武之地。
      文渊手上剑芒幻化,绵密无止,直瞧不出招数之间有何空隙。敖四海额头冷汗直冒,不住后退,心头恶念陡生,慢慢退向龙宫派弟子所在 方向,蓦地叫道:「出手!」
      龙宫诸太子得令,齐声呼喝,赑屭、饕餮、椒图当先扑上,联手夹攻文渊。
      文渊没料到敖四海以掌门之尊,竟然不顾身份,以众击寡,当下只得回剑圈转,先逼开三名龙宫太子。敖四海得此喘息,当下狂运内力, 将手中长剑使得如狂风暴雨一般,心道:「只要杀了这小子,便能夺得这些娇滴滴的美人儿,失了身份也就罢了,非宰了你不可!」
      文渊身当龙宫派四名高手围攻,剑法难以持续攻势,当下四下游走,东一剑,西一剑,避重就轻,不与四人正面交锋,心道:「这三人功 力比敖四海差得远了,真要收拾他们,本来不难,但若要连敖四海在内一举击败,那可大大难哉!」正自思索破敌之道,向扬已展步抢上,喝 道:「敖四海,你想找帮手,可没如此容易!」他歇息一阵,内力稍复,眼见文渊受围,立时出手相助,九通雷掌猛然打在饕餮太子铁鼎之上 ,将他震退数步。
      几乎同时,慕容修纵身跃至诸人上空,冷笑道:「你们这三个三脚猫,出来丢人现眼做什么?给我滚回去!」双手下袭,鬼魅般抓住赑屭 、椒图二人后领,内劲下沉双腿,倏然落地,两只手却将两名龙宫太子轻描淡写地抛上半空。赑屭太子凌空一个翻身,尚不能卸去慕容修手上 暗劲,足一踏地,便即滑开,摔了个四脚朝天,椒图太子功力较差,更加狼狈不堪。
      敖四海佔不到半刻便宜,又得独自与文渊交手,立时居于劣势。论到武功造诣,敖四海与卫高辛相差彷彿,卫高辛既然不敌文渊,敖四海 同样不是对手。一对一单打独斗,文渊得以尽情施展「潇湘水云」剑招,敖四海左支右绌,败象毕露,忽听「呼」地一声,手中长剑被文渊剑 刃巧妙之极地一带一黏,脱手而出,远远飞开,落下了万丈断崖。
      文渊一招得手,后着绵延而出,一片薄薄的剑刃颤动不绝,如同扁舟行于五湖波涛,潇洒自如。敖四海手中无剑,更加抵挡不住,一个疏 神,双腿先后中剑,立足不定,登时扑倒在地。这一下情景难堪之极,敖四海羞怒交迸,胸中一口气郁结不通,陡地身子一颤,喷出一大口鲜 血。
      便在此时,狻猊太子飞身而出,一掌击向文渊,叫道:「休伤本派龙王!」
      文渊感其掌力深沉,心念微动,左掌一分一化,使出「潇湘水云」序招「泛沧浪」,轻轻将他掌力拨开一旁,说道:「在下本来无意多伤 性命,便请阁下带回贵派掌门。只是贵派若无其他高手,还是及早罢手的好,难道时至如此,贵派仍想对巾帼庄有所图谋么?」
      狻猊太子见文渊居然有意停手,倒是颇出意料之外,扶起敖四海,道:「多谢文兄大量。本派今日是斗不过阁下了,然而胜败之数,并非 我龙宫派可定。」
      说着往黄仲鬼一望。
      黄仲鬼一直凝神观战,脸上不动声色,这时缓步上前,目光冷冷地扫过向扬、文渊、华瑄三人脸上,忽然脚下步法骤行,悄无声息地掠至 文渊面前,单掌疾劈,一出手便是「太阴刀」杀招。
      文渊领教过太阴刀的威力,心道:「我才刚从文武七絃琴领会武功,未能来得及精研,对付敖四海也就罢了,黄仲鬼可厉害太多,千万不 能大意!」长剑一立,将「潇湘水云」和「沧海龙吟」的意境,尽数揉合于指南剑要旨之中,连刺三剑,分攻黄仲鬼首、胸、腹三处。
      黄仲鬼太阴刀势道回劈,内力发出,但闻嗤嗤声响,已将这三剑一齐荡开,左手成爪,正是「支离爪」,疾电般抓向文渊喉间,来势诡谲 莫名,阴狠无比。
      文渊旋身闪开,正要顺势出剑,太阴刀已夹带森森寒气劈至,不觉心头一惊,不及出手,脚下又是一转,接连两个迴旋,避开了支离爪和 太阴刀的两下狠招。
      黄仲鬼正待追击,一道强横刚猛的掌力自旁袭来,正是向扬出掌阻截。
      黄仲鬼随手挡卸,文渊已回气再上,剑法稳凝之中,更带精微变化,比与敖四海交手之时更见纯熟。师兄弟两人联手,攻守之间大增威力 ,黄仲鬼脸色阴森,太阴刀幻化变招,冷风飞扬,向扬、文渊运足内力相抗,全力相攻。
      山崖之上,三大高手激斗不下,人人屏息以观。慕容修一声不响,抛开半截断剑,自一名巾帼庄侍女手上拿来一剑,喝道:「黄仲鬼,你 当真是杀不死的么?」
      大步上前,呼呼风声飒然响起,使动「大纵横剑法」,加入战团。
      黄仲鬼以一敌三,情势渐渐有了改变。文渊招数神妙,向扬内功深厚,慕容修更是身负惊人武艺,黄仲鬼身旁灰雾朦胧,太阴刀绝招层层 而出,两条手臂已看不定形状架势,刀势更无丝毫停滞。此时夜幕低垂,黄仲鬼身形奇诡,暗夜之中真如幽灵鬼魅,说不出的骇人。
      猛听「砰」一声大响,向扬抓准一个空隙,双掌齐出,正中黄仲鬼背心「大椎」「灵台」二穴。九通雷掌威力何等凌厉,黄仲鬼虽然功力精深,也当承受不起。却见黄仲鬼身子一震,右足重重一蹬,赫然拔身高跃,半空倒翻身子,头下脚上,双爪猛地捉住向扬双肩,「支离爪」 内劲直透筋骨。向扬猝不及防,但觉千万道锋锐阴劲钻入,剧痛攻心,如是无数细小利刃,转瞬间便要切碎他肩骨。
      千钧一髮之际,文渊一剑分刺黄仲鬼双腕,只比黄仲鬼出爪迟了片刻。
      黄仲鬼无暇发劲,当即缩手,翻身落地,嘴角微微渗出鲜血,向扬这一掌确然对黄仲鬼颇有创伤。文渊叫道:「师兄,怎么样?」向扬双 臂险些废去,虽然保全,犹自剧痛难当,哼了一声,道:「不碍事!」
      慕容修抢上前去,剑路大开,藉以牵制黄仲鬼,叫道:「攻他背后!」
      文渊身法轻逸,旋即闪至黄仲鬼身后,出剑刺向其后颈。向扬意欲上前出手,不料支离爪委实太过阴损,双肩不能出力,唯有催运内功, 先行调理伤势。
      黄仲鬼中了雷掌刚劲,也不好受,凭着深不可测的内功修为,强压内伤,太阴刀威势毫无弱象,招招锋利。慕容修剑法出尽绝招,总是攻 不入太阴刀组成的守势,忽地一抛长剑,叫道:「小子,瞧你的了!」双掌拍出,逕自拍向黄仲鬼双手太阴刀锋芒。
      黄仲鬼双掌劈中慕容修两手掌心,登时鲜血飞散。众人惊呼声中,慕容修双掌一握,牢牢捉住黄仲鬼手掌。黄仲鬼陡然惊觉,暗呼:「中 计!」就在黄仲鬼双掌受制之时,文渊已看出致胜良机,飞步抢到黄仲鬼背后,不加思索,一剑递出。
      这一剑实乃文渊全身功力之所聚,电光石火之间,剑刃透背而入,寒光伴随血红色闪现于黑夜。
      黄仲鬼猛然厉声大吼,回头狠狠瞪视文渊,眼中布满赤红血丝,右掌突破慕容修五指钳制,猛恶之极的「太阴刀」倏然回劈文渊。文渊全 力出剑,再无招架余地,太阴刀暗劲重重劈在他胸前,手掌一鬆,长剑插在黄仲鬼背上,身子已颓然飞撞山壁,寒气令他犹如置身冰天雪地, 几乎晕去。
      紫缘大惊失色,奔将过去,叫道:「文公子!」华瑄和小慕容一齐冲到,眼见文渊面无血色,心中惊惶之极,华瑄更几乎哭了出来,娇躯 颤抖,紧紧握住文渊双手。皇陵派众人见到战无不胜的黄仲鬼受此重创,无不骇然大呼。
      黄仲鬼甩开慕容修,右臂极之诡异地弯置身后,拔出长剑,鲜血泉涌而出。
      黄仲鬼丢下长剑,剧烈咳了几下,牙齿间血迹斑斑,突然头一仰,放声大笑,与平时神态大异,声音凄厉不似人声,竟如鬼哭神号一般, 人人耳中嘈杂作响,忍不住心里发毛。
      慕容修双掌硬接太阴刀,掌骨、腕骨均受重创,阴气袭体,更加禁受不起,眼见黄仲鬼剑刃入体,居然支撑不倒,不觉震惊:「这家伙难 不成是妖怪?」
      却见黄仲鬼摇摇晃晃地走向文渊,神色狰狞,口中荷荷呼气,血滴不住洒下,猛然高高抬起右手,就要劈落。
      文渊身受太阴刀至寒内劲,伤势沉重,见黄仲鬼步步逼近,神情更是恐怖已极,心中一惊:「他还没有死?得要保护紫缘,师妹和小茵… …」待要提劲站立,真气却在「紫宫穴」大受窒碍,气血翻腾,眼前一黑,渐渐失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