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大姨妈、妈妈、小姨妈 更多>>
 

    大姨妈、妈妈、小姨妈

    时间:2018-01-13 那是旧年的事了,和妈妈带着两个姨妈,到日本旅行,到了东京,我们住在新宿京王大饭店,贪那里的房间又大又豪华,又近歌舞妓盯,晚上不愁没有节目。
    这天晚上,是我们留在日本的最后一晚,两个姨妈嚷着要我带她们去看真人表演,我说那些地方很杂,虽然姨妈和妈妈年记不小了,不过还不是女人应去的,但妈妈话她们都又是小孩子了,我们就带她俩见识见识吧。
    于是我们一行四人,在我带领之下,到了那烟雾弥漫又人头涌涌的地方。
    只见台上的日本女人做那生春宫的表演,和她的男优拍挡性交之后,更请台下的男观衆排队上台客串,但那些日本中年男人人,身形不好看,阳具细小又不够硬,每人上台进入一两分钟不到便完事,全无美感之外,还使人感到噁心。
    由于人多挡着看得不太清楚,不到两小时,两个姨妈已意兴阑珊的要走了。
    于是我们到就近的居酒屋,宵夜后便返酒店休息。
    回房后,妈妈正和我一起浸浴,是的我两母子一向都会一起沖凉,忽听到外面有人声,想是姨妈们从相连的邻房过来找妈妈,妈妈出了去看看,我因多喝了清酒,继续浸在和暖的温水之中。
    过了好一会,忽然见三姐妹一起走进浴室来,令我大吃一惊,缩在水裹说:「我没穿裤子呢。」
    妈妈笑着说:「她俩就是要看你没穿裤子的样子呢,谁叫刚才看不清楚。」
    我说:「这怎可以!」
    妈妈继续笑着说:「为什么不能?我们三姐妹,自小时候起便什么也一起共用的,叫你给她们看看罢了,她们都是结了婚的女人,我都是想教教她们阳具是人人不同大小的。」
    然后她们就一起走了出去,我在弄干身时,听到房裹有一些日文呻吟声混杂了她三姐妹的声音,想必是妈妈开了有料AV,在向姨妈们指指点点。
    当我围着浴巾走出浴室时,我整个人呆住了………………。
    她三姐妹一丝不挂的坐在床沿上一起看AV,妈妈见我出来,便笑着说:「是我叫她们都脱光衣服,那你给她们看就不用那么尴尬了。」
    这时我看清楚房内三个婐女,目定口呆了好一会。
    我妈妈周玉嫺当时三十五岁,是三姐妹中长得最标致的一个,身高162.5CM,三围35D、24、34的身材,丰满如海碗大的乳房托着粉红色不太大的乳头,下体的阴毛整齐又不太浓密,刚好盖住粉红色的阴唇,耻丘特别隆起,两片肉瓣之间紧夹着一线细缝,隐隐的还能看见阴核微微露头,下面托着苗条白嫩的四十二吋长腿和纤幼的小腿,只有六号鞋的小足,简直是像维纳诗女神的模样,我每次见到她的婐体,小弟弟都会立起致敬。
    我未见过的,是我两个姨妈的婐体,大姨妈周玉妍三十六岁,面貌似年青时的陈琪琪,身裁却是很纤瘦的,比我妈妈还高一点点,身高165.1CM三围约33D、24、33,只有微微隆起的乳房托着小小淡粉红色的乳头,就像未成年的小女孩一样,下体几乎无毛,完全盖不住阴唇,阴核也跟妈一样从耻丘探出一点,腿比我妈妈更纤瘦了,有点像水手美人的模样。黛害羞的坐在我妈妈旁。
    三姨妈周玉娆当时三十四岁,面貌似王祖贤,大大又水汪汪的眼睛,皮肤特别白嫩就像日本娃娃一样,身高只有161.2CM,身裁三围约有32D、25、35,有一点婴儿,不太大也不太小的乳房很合度,乳头却是淡褐色的,而且比我妈妈还要大一点点,下体的阴毛比我妈妈更多更浓一点,耻丘也比我妈妈更高,十分肥厚饱满的阴唇两片肉瓣之间紧夹着一线细缝,阴核不像妈妈和大姨妈一样有露出来,想必是被那肥厚饱满的阴脣包住的关係,姨妈的腿也和他两个姐姐一样的修长、纤幼,她们姐妹的共通点是骨架都很纤细,手尖脚细似的,三姐妹都是穿六号鞋的,怪不得妈妈话自小 什么都共用了,起码鞋就是了。
    周玉娆的屁股是圆圆的,托在她不太高的身裁上很突出,完全是个好生养的模样。她却微张着腿,坐在我妈妈的另一面,这情景我可以见到周玉娆大阴唇下面的小阴唇,还隐约见到里面的阴核了。
    如之前我所述,我一见我妈妈周玉嫺的婐体,小弟弟都会立起致敬的,现在加上各具特色的两个姨妈,我的小弟已越来越硬了,围着的浴巾,就好像帐篷一样。
    这时我妈妈走施到我身旁说:「你都看到她们了,就样她们看看你的身体吧。」说着便一手把浴巾揪去,这时我也变成赤条条的站在她们面前,小弟弟如怒蛙一般向着她们。
    两个姨妈走过来瞪着眼呆了好一会,还是周玉娆先出声:「哇!小干、你的东西很大啊!」
    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的小弟弟约有18CM长,可能比一般人的粗一点点,极其量可以说是比普通大一点罢了。
    我答道:「我并不是很大,只是刚才的日本仔太小罢了。」
    我妈妈也插嘴道:「而且那个男优可能已经表演过几场,跟本不能完全勃起了,那些老头子又不中用,完全是半软不硬的,所以我才叫小干给你们看看。」
    这时周玉娆忽然伸手摸了我的小弟弟一把,说:「哗!真是又硬又烫手呢!」
    我暗地里强忍着,差点没有把精液射出来,到日本之前,我已经储备了十天的弹药,预备同妈妈大干特干的,现在再加上两个婐体的姨妈,满满的储备都快射出来了。
    我定一定神,说:「阿姨,你们该回房了。」
    周玉娆嗔着说:「刚才姉应承让儿子干妈妈给我们看的。」
    我看着妈妈,妈妈柔情地说:「我们今晚也是让儿子干妈妈的,就让我们给她们示範正确的乱伦性交吧!」说着便走过来将我推倒在上,然后两片朱唇贴在我的嘴唇热吻起来,吻了好几分钟,我的手开始摸着妈妈妈的大乳房,另一只手在妈妈的阴户上游动,时浅时深时的交替着,不一会,她的爱液已沾满我的手了。
    之后我妈妈为我口交起来,然后我把我妈妈的娇驱在我上方扶正,形成六九的姿态,妈妈一直舔着我的鸡巴,还用舌头舔龟头的前端,又把我的小弟弟吞吐着,间中又轻吻我的蛋蛋,使我非常兴奋和受用。
    我慢慢地品尝并轻轻拨开妈妈甜美粉嫩的大阴唇,用舌头舔里面的小阴唇和阴核,弄得妈妈「嗯~噢」的娇喘爱液流得我满脸皆是。
    妈妈的淫态让两个姨妈看得目瞪口呆,如癡如醉了,三姨妈还不时把头到我们俩互舔的位置交替看着。
    这样的刺激,我知道我无可能坚持太久的,于是我翻身抱起妈妈,轻轻说:「让我们入正题吧。」
    我把妈妈一双完美的大腿张开成M字形,又把一个枕头放到她屁股下,让妈妈的阴户毫无保留地张开粉红色大阴唇和里面微张的小阴唇,以及小巧的阴核,窄窄的阴道口现在更是湿的一蹋糊涂,阴户两旁的小阴唇还如鱼嘴巴不断交替开合着。
    我跪在床上让鸡巴慢慢的插入妈妈已湿透了的阴道里。
    龟头先进去一小段,然后退出小许,再推入一些,慢慢地一吋一吋的插入妈妈泥泞的阴穴中,更弄得妈妈不断地在娇喘着。
    然后我对两个姨妈道:「这是男上女下,最基本的姿势,我现在完全进入了,这招你们应该不陌生才对。」
    两人唯唯诺诺,不断在我们周围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探头近看,我们俩近亲相姦。
    这时,我的小弟『嗞』的一声完全进入妈妈体内。
    我不地的重複着慢慢的来回抽插,然后再一下重插到底的动作,这是三年以来我们母子相姦乱伦生活得到的经验,我知道这是妈妈最受用、最享用的招式。
    然后我的龟头开始抵着她的花心,并用鸡巴整个将妈妈阴道撑得满满的,然后再用我的阴毛又轻磨着妈妈的突出的阴核,我採取打圈的动作,不消一分钟,妈妈的高潮来了,娇喘着:「小干、来 了………来了…………好舒服呀!………。好…。爽!嗯~噢妈妈真的好舒服!啊……啊」
    五分钟,我妈妈已经迎来了第一次高潮,而且我还感觉到她阴道的收缩得非常强烈,同时妈喷出的阴精也比以往更加猛烈,弄得下身的床单湿了好大一大片,妈会这样也许是因为有两位姨妈在场所致。
    接着我让妈侧躺并提起她的一条修长苗条白嫩的腿,扛在我的胸膛上,接着自己将身体迎上,让鸡巴从另一个角度插进妈妈那高潮过后黏腻又泥泞的阴道,我又对两个姨妈道:「这招你们应该也尝过吧!!」
    两三分钟后,妈妈的第二次高潮又来了,只见她双眼反白,喘着气:「啊……。啊……啊我的好儿子…………插死妈妈了…………插得我好舒服呀!」
    周玉娆这时问:「小干、这样会不会弄死姊姊呀?」
    我笑说:「姨妈试一下就知道会不会了。」
    然后我仰卧在床上,把将瘫软的妈妈扶起,让她跨在我的身上并扶着她,让她我的鸡巴慢慢地吃进她的肉穴中,接着在妈”啊~~”的呻吟声后。一生
    我开始扶着她,让妈缓缓地用她的肉穴上下吃着、吸含着我的肉棒,渐渐地妈阴道内的爱液顺着鸡巴流到我的身上,将我的阴部整个弄得都湿透了。
    我又说:「这是女上式,力量速度都由女方控制,姨妈你们应该也试过吧。」
    这个姿势妈妈可以自己控制感觉,让自己找最敏感的地方么擦,所以不到两三分钟,妈妈又高潮了。
    我知道我也差不多了,连忙让妈妈转趴在床上,用了狗爬式着招,妈妈知道我差不多了,于是她立刻转身把浑圆又结实的屁股高高举起,看着她流着许多爱液的的阴户,把我的鸡巴插入妈妈的阴道里,慢慢抽送着。
    我又对两个姨妈道:「姨妈,别告诉我这招你们没经验过!!」
    我边说边做,妈妈挺着屁股迎合着,我两手在抚弄她的一双大乳房,妈妈的大乳房柔软又富弹性,令我感到无限的舒畅,我不断的抽送着,我俩的性器『噗嗞﹏﹏噗嗞﹏﹏噗嗞』地交合着。
    约三四分钟后,妈和我一起迎来高潮,妈妈发出了淫蕩的叫声:「噢噢…啊啊…儿子…。我好舒服呀……我…爱…你!」
    我紧握妈妈的大乳房,叫着:「妈妈!………我要射了…。我都爱你!」然后把我浓浓的精液射入妈妈的子宫里。
    我俩的身体紧紧合在一起,过了一会,我才慢慢的把小弟弟从妈妈的阴道抽出来,霎时只见一股白色的精液从她的阴道流出来了,
    这时两个姨妈趴到妈还翘起的屁股后,两人猛盯着正垂挂下来的精液与爱液混和液,近距离地观看让小姨妈周玉娆脸红喘着气说着:「精液!! 好久不见的精液!!」
    妈妈喘着气答:「对、这就是对女人最滋补的精液!」
    一直只看没有出声的周玉妍这时忽然插嘴:「我可以要一点吗?」
    这里要提一提周玉妍提出这要求的原因,听说是外祖母怀大姨妈的时候误吃了西藏红花,差点把她小产了,所以她自小就比较瘦弱,发育较晚,十七岁才迎来初潮,因为外祖母也常弄补品给她吃,所以她也是逢补品必吃。
    这时三姨妈也抢着说:「哦、我也要!」
    我妈妈叫道:「小心肥死你呀,你们都是已婚女人,无可能没吃过精液。想吃,叫小干弄些给你们吃啊,吃精液也是很补的。」
    妈妈瞧我一眼,见小弟弟因太兴奋尚未软下来,对我眨眼、柔声对我道:「好儿子,你两位姨妈想补补身,你不介意吧!!」
    我有点难为情说:「可以、但我想先洗个澡。」
    于是我先进了浴室沖洗一番,当我走出浴室后,妈妈说:「她们又改变了主意,她们想直接用吸的。」
    我又呆了一呆,心里暗想道:「妈妈是想拉着两个姨妈一起就是了。」
    但口里说:「不会吧!! 姨妈你们开玩笑的吧!!」
    妈妈接着说:「怕啥?你两个姨妈都放得开了,你连妈都干了,别说你对不想干她们。」
    然后妈指了我的鸡巴,说「你的小弟弟可是比你还老实,你两个姨都湿成那样了,你会兴趣!! 骗谁。」
    我只好假装认命,心里暗喜:「这次发达了………」
    于是我仰卧在床上,让小姨妈周玉娆先过来,妈妈让她扒在我上方,成六九的姿势,她张开小嘴一把就将我还有七八成硬度的鸡巴整个吞没,这让我感觉兴奋到极点,小弟弟忍不住的火力全开的涨到最大,妈妈在旁说着:「小妹,你小心不要用牙齿,舌头要在龟头上打圈,别急,小干的鸡巴在你嘴里呢!!」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吃道机八了,所以小姨妈一开始做的不是很好,有几次还把我弄得有点痛,但渐渐的小姨妈的嘴也开始恢复灵活,慢慢地开始弄得我有点招架不了。
    这时我连忙转移注意力,开始细看在我上方小阿姨周玉娆翘起的阴户,她的屁股粉白圆浑又圆润,浓密阴毛里的阴户附近,阴肉也像雪一般粉白,两片十分肥厚饱满的大阴唇居然是深粉红色的,面对它居然有一种像是在对我微笑般地张开着,里面藏在肥厚大阴唇里的阴核,竟然比我妈妈的还要大一点,居然有点像皇帝豆般的大小,可能是很久没让姨丈干的关係,小阴唇居然只开一点点缝隙而已,由缝隙看进去阴道口几乎是紧闭的,要不是发现有大量泉水已经从这里涌出来了,小姨妈根本就像是未经人事的人一样。
    看了那么多后,我先用舌头在大阴唇上轻舔,然后舌尖在阴核上打圈,周玉娆「嗯……噢!」的叫出来了,我再用嘴唇贴着阴道口,继续用舌尖打圈,并整个舌头敢深入阴道搅动着。
    但弄着弄着,居然发现小姨妈的处女膜居然还在,舌头一时间突然停顿了一下,小阿姨发现下面的骚动停顿了一下,马上联想到是怎么回事,然后说:「别停!你死去的三姨丈没捅不破,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大号的。」
    听到解释后,我舌头又开始动了起来,双手也没有閑下来,手伸到她的乳房,柔情地轻扫着,不时用手指在她的乳头上轻拨,小姨妈的乳房虽然没妈的大,但还是大到能让我的手掌盈盈满握,感觉非常柔软。
    然后,我另一只手则玩笑似的,伸到她的屁眼上的小菊花上方,然后轻轻地往下一按,结果可不得了,周玉娆整个人:「~~~~~ 啊~~~ 」的一声全身软瘫在我身上,
    然后整个肥美的阴户压在我脸上,同时小姨妈的阴道喷出了大量的爱液,整个量居然多到淹满我整个口鼻,要不是我反应快也许我可能会被小姨妈的淫液给淹死了……………。
    这样停了很久,妈妈又说:「玉娆、你先休息一下,好让大姊来。」
    听到妈这么说,我其实有点不捨得离开小姨妈肥美的阴户,小姨妈的阴户味道可真是好啊!!
    于是,换了大姨妈上来,也是同一个姿势,大姨妈的口交技巧比周玉娆好多了,她的嘴里好像有种吸力,似要把我的精华都吸出来。
    我再细看周玉妍的阴户,比较薄小而淡粉红色的大阴唇,似不愿张开样子,隐约见到里面的水光,于是我故技从施,但把舌头往阴道里深入一绞。
    「呀!……… 好…爽!」大姨妈叫起来了,但口却没有停,看样子大姨妈是想我在她口里爆发,没猜错这补品她是吃定了吗。
    虽然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我还是希望在我爆发前,可以把她弄到高潮。
    于是,我加快了嘴和舌头的动作,一只手一样伸到她的巨乳上对着大姨妈的小乳头轻扫着,另一只手在她的小菊花轻按几下后,就轻轻插入,插入后大姨妈整个人在抽紧,小穴也跟着紧缩,紧紧地将我的舌头夹住,我只好收缩舌头,改用毒龙钻进攻。
    于是新的双重攻击下,她却不愿放口:「唔………唔!」的暗叫
    好像怕我会不给她精液吃,随后我感觉她的阴道开始强烈的连续地抽动,一下一下的狂跳,我知道她的高潮到了,但她的口却死口不放,而我也差不多了,于是便精关全开,把精液大量地射入大姨妈的口里。
    大姨妈喉咙里发出『嗗…嗗……』的声音,把我的精液全部吞进肚子里,然后全身松懈下来,软瘫在床上喘息。
    这时妈妈过来对我说:「儿子、辛苦你了!」
    我说:「不辛苦,妈,你要的话我还可以….。」
    我的小弟弟真的还没完全软下来,应该是因为太兴奋了,面对同样巨乳长腿美女的三姊妹,而且且还是和自己有血缘关係的母亲其他姊妹,想软下还真插上那么一点,再说先前储备的弹药还有不少。
    这时,周玉娆又嚷着说:「我没有精液吃呀。」
    妈妈瞟她一眼,说:「你吃、肥死你呀。」
    三姨妈又嗔着说:「我要尝一尝,我要看着小干的精液射出来的样子。」
    妈妈说:「死丫头,都几岁了,像要是吧!! 来儿子我们再来一轮,这次别射到我里面,记得要对着你小阿姨喷啊!!」
    妈说着便骑了上来,把我尚有六七成硬的鸡巴,慢慢的套入她仍然流着我的精液的阴道内,上下的动起来,不一会,小弟弟又回复十足硬度了。
    于是在我前面连续的累积感觉与妈在两姊妹和自己而乱伦的刺激下,妈在强烈的感官慾望刺激与对我高强度的连续抢攻下,不到三分钟,在妈先赢过一次最强烈的高潮结束后,我也跟着叫道:「来了!」
    这时妈妈把我的小弟弟从她的小穴里拔出来,并将鸡巴上的马眼对準小姨妈,再用手迅速套弄按摩,然后我再确认目标是小姨妈后,就把储藏的最后一股浓精射向她小脸上,弄得她满脸一片白浆,害得她突然有点不知所措,随后便却伸出舌尖舔嘴边的精液。
    我妈妈笑着说:「这可补的!!」
    听到”补”字后,刚恢复的大姨妈看了小姨妈一下后,便扑到去小姨妈身上抢食。
    于是,也许是因为两条白肉美人鱼的交缠刺激的,老妈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也跟着扑了上去,随后三然在抢食完我喷小姨妈身上的精液后,三人居然开始发情的在我面前上演一场女女3P秀。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拉了我一把,我的鸡巴便不断地被三个不同感受的阴道攻击着,直到最后我”啊”的一声喷出最后的白浆后,我便昏睡过去…
    这是我一生人中最激的一夜,然后一直隔天中午我才清醒过来,想过来后发现自己被三个裸体的女人压着,擡头一看发现我的鸡巴被三个女人的鸡掰一起夹住,三个女人阴部交接一起的地方上,那一摊乾掉的白浆遗迹证明昨天发生的事情,我看着仍然裸体熟睡的三姐妹,心里想:我今生死而无憾了。
    在我们离开日本前,妈妈和两个姨妈说:「记住回去后,整理完东西后搬过来一起住吧,但别忘记约定的事…」
    两位姨妈互看一下,然后与妈妈一起诡异地说:「十八岁生日!!」
    ===========================================================================================================================
    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这天傍晚,我放学回家,我妈妈正在厨房做饭,看见妈妈那肥大的屁股,我只觉得一阵火起,胯下的小弟弟立刻昂首挺胸将裤裆顶起
    个大包。
    我赶紧跑过去,一手搂着妈妈的身体,将大屌贴在妈妈丰满的大屁股上。妈妈感到身下有东西在顶她的屁股,心中立即明白,用纤细的玉手一摸,不禁格格娇笑起来。淫声浪语道:小东西,回来就不老实,顶的妈屁股生疼。摸着儿子那火热的大屌,妈妈简直没心情做饭了。
    因爲每当到厨房帮儿子做饭时。当她弯腰撅屁股切菜或炒菜时,儿子就会忍不住从后面将她的裙子掀起,三角裤脱到脚边,然后双手抱住自己那丰满的肥屁股,把年轻火热的大屌狠狠的肏进她的骚屄裏!
    她就这样一边切着菜、一边被儿子从后面抱着骚屁股猛肏着,一直到菜切完并放入锅中炒,儿子那大屌一直都没离开她的骚屄。并将双手从她腋下伸到前面握住她那对丰满的大奶使劲揉,小腹从后面快速的撞击着她肥大多肉的骚屁股。而她自己爲了怕叫出来被隔壁听到总是紧咬银牙,不敢发出浪声。菜炒好后,儿子也将火热的精液射进自己的浪屄深出。
    儿子已将自己的内裤扒到腿边,妈妈忙道:乖,现在不行,忍耐一下,晚上有好节目我色咪咪的看着妈妈笑道:怎么不行,现在我可是这家裏唯一的男儿?
    妈妈当然知道他的鬼心眼,吃吃淫笑道:当然,我的心肝,你现在是妈妈唯一的男人!
    我笑道:那你快些脱光衣服,儿子要看看这两天你那大奶子和大屁股变大了没有!
    妈妈那风骚的俏脸此时变得绯红,小声道:我的小冤家,小声点,别被邻居听见。才放学回来你就不正经了?急什么,今天是你生日,一会儿,你的大姨和小姨今天就会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了,到时一起给你过生日,到时候,妈让你肏她俩的骚屄和嫩屄,你想肏多久都可以。说完,妈妈沖我淫蕩的一笑。
    「哇,太好了!」我伸进妈裙内,狠狠按了一下妈阴户。
    想到大姨和小姨那丰满的骚屄让自己肏,我那本就坚挺的屌又涨大了。
    妈妈望着儿子高高隆起的裤档,浪道:今晚就开个狂欢性派对,把灯开得最亮,我们姐三各个挺着鲜嫩的骚屄,让你肏个够!
    哟,这可太淫乱了,亲生妈妈,光个奶子屁股,挺着骚屄让自己的儿子肏,你也不嫌羞人呀。说完进来两个美豔的妇人,正是我的大姨妈妈和小姨妈妈。
    说话的是我的小姨妈,进门后就目不转睛的望着我的裤档,体态成熟美豔,是个男人看到就想肏的尤物。看到姐姐的儿子高高翘起的裤档,不禁咽了口口水,浪道:姐姐真是幸福,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也该满足了。
    她这话一语双关,逗得大姨妈和妈妈妈妈不禁格格浪笑。妈妈浪道:你个骚货,就你话多,你今天以后想尝尝我儿子大屌的滋味还没机会吗?一会让我儿子的大屌把你嘴堵上。让你尝个够。
    小姨妈浪道:你儿子只有一根屌,我可有两张嘴,不知道他想堵哪一个?说完轻轻的飞了我一个媚眼。
    这时大姨妈娇笑道:行了,亏你们还是孩子的长辈,净屌屌的说些疯话。让孩子听了多不好。
    说完也不禁用眼角轻轻瞟了一眼我的裤档。大姨妈,体态丰满多姿,满脸风骚。
    我妈也浪笑道:姐,别捏着小屄儿装圣女了,看你满脸的浪样儿,恐怕早就忍不住了吧。
    小姨妈也道:是呀,二姐,在来的路上,大姐还问我:三妹你说我这孩子会拿什么姿势肏我?
    她呀,心中只想着用什么姿势挨肏,裤档就已经潮糊糊的了。现在看见咱乖儿子的屌,裤档裏的大骚屄早就该流浪汤儿了。
    大姨妈被说的满脸飞红,笑骂道:你们两个小浪屄儿,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下流话,真是越老越骚了。
    于是也不再掩饰,转向我淫淫地笑道:乖儿子,屌胀得这么大,想肏妇人的浪骚屄了吧?
    说着动手解开我的裤子,亮出那火热的大屌上下套弄着一会,之后一口将鸡蛋般大小的龟头含进玉口裏吞吐起来。
    看到这种情形,妈妈和小姨妈笑得更欢了,她们看着平时很有矜持的大姐,此时跪在儿子胯间含着大屌的一幅淫贱相,不禁笑道:大姐,急什么,一会有你玩的。
    妈妈道:儿子,咱们是先吃饭,还是……说完,风骚的向儿子瞥了一个媚眼。
    大姨妈双手还不停的套动着大屌,从嘴裏吐出龟头,道:这……擡头看着我。
    我道:先玩一会再吃吧。妈,我还从没肏过大小姨妈的骚屄呢,现在我就想先肏她们一顿消消火!
    我妈淫笑道:看见骚屄,你也不饿了,当心被她们两个屄吃了。那就先让你肏一阵子屄吧。
    说着站起来解开裤裆道:大姐三妹,还不脱衣服等着挨肏,嘻……!
    说着首先脱去衣裙,露出丰满的肉体。大姨妈和小姨妈虽有些不自然,但见我妈脱光了,红着脸亦开始脱着,不一会儿,三具肥瘦各异的熟透了的裸体呈现
    出来。她们身材虽不同,但她们有个共同特点,就是皮肤均是又白又腻。
    我大喜,心想:今日要大大快活一番了!站起身来,挺着被大姨妈吃的汁水淋淋的大肉棒向走去。
    三妇见他那肉棒一走一抖的样子,不由吃吃浪笑。妈妈道:我儿子的身体你们看也看了,吃也吃过了,你们的身子也要让他好生看看呀。
    俩妇相视一笑,大姨妈笑道:不错,他的屌我都吃过了,我的身体也该给他见识一下。
    小姨妈笑道:傻小子,以后老娘这身子还不是你的了,想看就看呀,还客气什么!
    我心头一热,叫道:好极,那你们全部给我上床站成一排。
    小姨妈扭动着蛇腰媚声道:小冤家,想不到你还挺色的!
    三个半老徐娘笑嘻嘻的爬上了床,她们虽已步入中年,但如此一起赤裸的让一个少年玩赏胴体还是第一次。而且这个少年又是自己的晚辈。也不禁脸上发烧,我趁她们上床之际,看着她们一个比一个白、一个比一个大的肥臀,三口阴户如熟透的蜜桃,光滑白嫩,尤其中间那条阴红的裂缝半开着,裏面两片皱折略带紫色的肉唇蠕动翕阖着,极是动人。肉唇中间一个深红色的幽洞,淫汁不时从中溢出。
    老二忍不住翘得更高。说道:妈,我要吃肉汁儿。我妈扭过头风骚十足的望着儿子道:现在你是妈妈们唯一的男主人,你想吃谁的就吃谁的。
    我如奉纶音,低下头分别在大姨妈韵花的大肥屄和小姨妈的小骚屄上吸吮了一阵,小姨妈被他舔得骚阴户挺动不已,浪叫连连,逗得韵花及我妈娇笑起来。
    我妈道:骚狐狸,你平时倒骚得很呀,怎地竟让咱儿子弄成这样!。
    小姨妈呻吟道:你不知道,这小色鬼舔得人家屄裏舒服极了。
    我妈浪道:他怎么不知道,我可经常给我舔屄呢。
    小姨妈不无醋意的道:是呀,你们母子俩一屋吃,一屋住,肏起屄来可谓近水楼台,你那浪屄怕是该给你儿子舔烂了吧。
    我妈吃吃浪笑道:舔烂又怎样,是我自己愿意。你管的着吗。说完转过身来,摆出诱人的姿态,双腿向两边大力张开,双手移到因爲性欲高涨而肿胀的
    淫屄摩搓着。
    然后用纤细的擦着红色蔻丹的手指拨开浓密的阴毛,把阴唇向左右用力扒开,露出鲜红的肉洞,淫蕩的对我说道:儿子,也来舔舔妈的骚屄吧。
    好的,妈妈。我放开小姨妈的浪屄,舔吃起我妈的淫屄来,吸允了一阵,好儿子,把妈的屄舔得美死了,屄水儿又流出来了﹍﹍说着,一股粘糊糊的浪水涌了出来。
      这时韵花和小姨妈已淫火高涨,大姨妈摸着被我舔吃过的淫屄浪声道:乖儿子,我们姐妹儿三的骚屄和浪屄被你摸也摸了,舔也舔了,现在该肏我们姐妹儿三个的淫屄了吧。说完伸出纤纤玉手抓住我的大屌上下套弄起来。
    小姨妈也催促道:好儿子,快点肏人家一下吧,人家屄裏痒得好难受啊!
    我说:不,再等一下,我还没吃够我妈的淫屄呢!
    我妈听完心裏美滋滋的,浪道:好儿子,妈的骚屄是属于你的,只要你愿意,妈妈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掰开大腿露出浪屄让你舔个够,现在你大小姨妈浪到头了,你快去肏肏她俩的骚屄给她们解解淫吧。再说你的大屌也涨的太大了,再不肏进骚屄裏会很难受的。
    说完捧起还在舔着自己淫屄的儿子的脸,伸出猩红的嘴唇在儿子那沾满自己及小姨妈,韵花骚屄淫水的嘴唇上吻了一下,飞了儿子一个媚眼,道:乖,快去吧。说完,伸手抓住儿子的大屌上下撸了几下。
    大姨妈一直扣摸着自己的骚屄,这时也不无醋意的浪道:我说,你这么喜欢你妈妈的骚屄呀。小冤家,你只顾舔你妈的大骚屄,便不理你俩位姨妈了吗?
    我站起身来爬到大姨妈的身旁说:大姨妈,我来了,您也别生气,大姨妈辈分最大,我就先肏你一顿消消火!
    大姨妈听到此言,心内大喜。此时哪管这许多,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将我压在自己身上,双手紧搂住我的背,双腿分开勾住我的腰,肥大的屁股抖动着,口中叫道:小冤家,快进来,姨妈想死了﹍﹍话声中,又将两条肥腿分得开开的且举得高高的,一副等着挨肏的样。
    妈妈浪道:儿子,你姨妈她那骚屄可等不急要吃呢!快用你那‘大屌’去喂饱她!先给她来顿狠的,解解她的淫。让我和你小妈也听听你大妈的叫床声。
    我早已忍不住要大干一场,听了此话,心中更激动,只觉热血沸腾,浑身是劲。双手按在大姨妈的一对丰奶上,用红红的大屌头对準大姨妈的屄口,一挺腰,「噗哧」一声就齐根肏了进去
    大姨妈噢的一声,粉面一紧,朱唇微张,媚眼翻白。那模样真是骚浪无比。我更是将她双腿向两侧大大分开,两粒睪丸狠命的撞击她的肥屄!那根大屌更是在她那屄心裏横沖直撞!大姨妈双手抓紧我的双肩,两条肥白大腿圈住他的腰,大屁股往上挺动迎合着大屌的记记狠肏!我越肏越狠,每一肏都是直插屄心,每一抽都是连根拔出,大妈那肥肥的阴户儿就像个柔软多汁的肉套子,紧紧包裹着我的大屌,每次抽送都磨擦出无尽的快感!
    我此时不靠技巧,只管靠着年轻的体魄,不停的狂肏!这正好对了这群虎狼之妇的胃口,她们就需要一根粗大的肉棒不停的狠肏她们那饑渴的骚屄!
    只见二人的肉体飞快地抽动,肏屄时那特有的「咕叽、咕叽」的声音越来越响,大姨妈这时再也支持不住,淫嘴一张,发出浪声:啊﹍﹍肏我﹍﹍我好爽﹍﹍我﹍﹍使劲肏﹍﹍肏烂大姨妈的骚屄﹍﹍好大屌……哎唷……这下……好重……肏死……姨妈了……我的……好儿子……亲丈夫……唷……姨妈的……大浪……屄……要被你……插穿了……真爽……好……美……乐死我……了……啊……又……肏到我的……花心……了……姨妈的……大屌……亲……丈夫……浪骚屄今……今天……吃饱了……啊……我快……快升上……天了……要被你……奸死了……大屌……亲亲……你肏得……真好……嗯……啊﹍﹍美﹍﹍
    大姨妈这时已进入了高潮,大屁股颤抖着,双手压住我的屁股帮我用力肏过来!我每肏一下,她便感到全身轻了一分,阴腔紧含着肉棒,轻摇着屁股﹍﹍摇着﹍﹍一股阴精自屄心涌出来﹍﹍浇在屌头上。
    我只觉大屌浸泡在大妈的屄液中,如浴沐露,越发的胀大,龟头用力顶着屄心揉动。
    大姨妈高潮持续着,屄心又受大龟头的顶磨,舒痒钻心,噗的一下,阴精又涌出来,又一个高潮席卷全身!她全身颤抖着,痉挛着﹍﹍她又一次体验到了人生至美!
    我妈亦是粉面通红,睁着一双水淋淋的大眼睛浪道:是呀,没想到大姐平时一本正经的,叫起床来真是浪,看她挨肏时那屄样儿,想是我儿子的大屌把她的屄肏的舒服。
    小姨妈睁着一双杏眼目不转睛看着大姐和我激烈的肏屄,口中歎道:是呀,咱儿子的屌真是又粗又大,长了一把年纪,我还是头一回看见这么好的屌。可真是白活了。
    说完若有所悟看了我妈一眼,浪声道:二姐,我的大粗屌是不是你用你浪屄裏的骚水泡大的。妈妈粉脸一红,吃吃浪笑道:小屄儿猜的还挺準,一会儿也让你小肉屄裏的骚水泡泡。怕会更大了。
    小姨妈也浪道:不用我的小肉屄泡,大姐的大骚屄已经把我的大屌泡大了,不然咋叫的这么呢。大姨妈这时一边体会着高潮的余波,一边呻吟道:不错,咱儿子的大屌一肏进我的骚屄内,我就感觉到又粗大了不少,好我,你的大屌可真会肏,肏得姨妈骚屄裏涨涨的,麻麻的,酸酸的,真是舒服透了。
    唔﹍﹍爽﹍﹍好玩﹍﹍肏死你﹍﹍我体会着大姨妈子宫的阵阵收缩,回头对妈妈道:妈,大姨妈的屄肏起来真舒服。
    我妈浪道:那妈妈每天让你和大姨妈肏屄。
    大姨妈一边体会着高潮,边笑道:那还不把大姨妈我的浪骚屄给肏烂了。
    姨妈的高潮过后全身松弛下来,我又继续挥动屌肏起来!大姨妈叫道:我,冤家﹍﹍不要了﹍﹍姨妈不行了!你真想肏死我呀,不再挨肏了!你去肏你妈吧。
    我妈也笑道:好了,儿子,你大姨妈已丢了两次,她可是头一回尝到你的大粗屌,再加上好几个月没挨肏了,所以泄的比较快。让她先休息一下。快抽出来,还有两个浪屄等你的屌肏呢。
    我道:这就不行啦,我还没肏够呢。大姨妈也太不禁肏了。
    把大屌从大姨妈淫水四溢的肥屄裏抽了出来,只听大姨妈在我身下呻吟道:噢……二妹,你算说对了,大姐我好久没挨过如此狠肏了,弄得我全身骨头都散了!你们快看看我的骚屄给肏成啥样了。
    小姨妈和我妈顺着话音往她腿间看去,大姨妈就势将两腿掰开。只见打湿了的黄黑色阴毛紧贴着阴部,沾满淫水的两瓣大阴唇被磨得红光锃亮,其内那两片小阴唇闪着紫黑色的光泽肿大着,开不能合。中间的肉屄被大屌肏得又阔又大,能看得见裏面阴红色的阴壁。
    小姨妈道:大姐的骚屄被肏成如此,可见我那根大屌的威力,真是名不虚传。
    我妈吃吃浪笑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的浪屄还不是天天被肏成这样。不过大姐的骚屄本就肥大,吃饱屌以后更是娇豔欲滴,如果再沾满我儿子的精液,那个淫骚屄的模样就是让我们姐俩看了也忍不住想肏肏呢。嘻……
    小姨妈在一旁听了二姐的话,咬着下唇,红着脸跟着吃吃浪笑,心中不禁想着自己那丰满的肥屄也被肏成这样的时候,那份刺激快活。脑中不禁一阵旋晕。
    这时我用那根沾满韵花淫水的大屌向妈妈一挺,道:妈,儿子还想玩肏屄游戏哩!
    妈妈扑哧一笑,淫蕩无比的飞了儿子一个媚眼,浪道道:傻儿子,真是妈的孝顺儿子。光看见妈屄了,妈的骚屄你天天肏还没够哇?你别忘了,你旁边还有一个新鲜的浪屄你还没尝过,难道你不想要你的生日礼物了吗?
    我望着一旁的小姨妈,手中套弄着自己的大屌,问道:什么生日礼物?
    妈妈浪笑道:傻儿子,你小姨妈的生日礼物就是她那个水嫩肥美的浪骚屄,今天特意带来给你尝尝鲜。还有,今天你大小姨妈是客人,你理当要先把她们的骚屄喂饱。
    我道:是,妈妈。那我就先肏小姨妈吧。
    小姨妈听二姐这样说,心内不禁一宽,知道马上就该轮到自己挨肏了,口中却道:我,可别听你妈的,谁说要让你肏了。
    小姨妈拿眼白了她一眼道:看你那屄样儿,你那点小心眼还能瞒的过我,咱姐仨数你岁数小,但就数你浪,平日也爱争强好胜,刚才没吃到头筹,心裏一直赌着气,对不对?这次就让你先挨肏,你个小骚狐狸。
    说完向小姨妈屄内一掏,挥着满手的淫水道:看你的屄汤流的,快发大水了。还说不想挨肏.
    小姨妈见被说重心事,不禁满面通红,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感激。附在妈妈耳边腻声道:好二姐,谢谢你先让我挨屌肏.
    妈妈也浪道:快去吧,别让我儿子的大屌等急了,咱姐妹有什么谢不谢的。多挨我儿子几下狠肏就算报答我了。
    小姨妈浪道:三妹别的本事不行,掰开大腿敞开骚屄挨大屌肏的本事还是有的。我一定用我那肥美的淫屄把咱儿子夹的舒舒服服的。
    说完躺在床上,大腿分的大大的,对我道:乖儿子,快来呀,姨妈的大肉屄等你用屌肏呢。可别让我失望噢。
    我道:骚姨妈,你就瞧好吧。说完趴到小姨妈身上,将大屌放到小姨妈屄口,屁股往前一挺,随着噗滋一声,整根大屌轻松肏进小姨妈的屄内。口中说道:小姨妈你可真浪呀,屄裏全是水,一下就肏进去了。比大姨妈的屄还好肏呢。
    小姨妈浪道:还不是刚才看你和你大姨妈肏屄浪的。乖儿子,肏吧,使劲肏你小姨妈的骚屄吧。骚屄痒的厉害,就欠大屌狠肏. 说完展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环住我的腰,使大屌在屄裏更深入些。
    我被小姨妈的淫话刺激的大屌又暴涨几分,屁股飞快地耸动,大屌在小姨妈的肥屄裏快速抽动起来,口中道:肏,肏,肏,肏死你个骚屄。
    小姨妈一双纤纤玉手扶着我的腰,媚眼微闭,娇豔的小嘴张开,享受着盼望以久的快感,媚声说道:噢……乖儿子,肏的姨妈好舒服,我真喜欢你的大屌,长长的,粗粗的,插进姨妈的屄裏舒服极了,尤其是龟头每次都能顶到姨妈的花心上。噢……使劲肏,再使劲,把大屌都插到姨妈的屄眼裏﹍﹍再快点﹍﹍哎哟!舒服死了﹍﹍
    我妈一旁浪道:三妹,这下知道咱儿子大屌的厉害了吧。
    小姨妈爽道:知道了,顶心顶肺,我从未吃过如此粗大的屌!我,肏,使劲肏我吧!
    我道:骚屄姨妈,你可接好了。说完更是加大了肏屄的力度,屁股猛起猛落的狠肏起来,小姨妈顿时被肏的樱唇大张,却发不出半点声响,一头秀发淩乱的散在脸上,媚眼翻白,贪婪的承受着大屌的记记狠肏,模样骚浪无比。一时间,屋裏只有「噗哧、噗哧」的肏屄声音,小姨妈不时地把大屁股擡起来去迎合我的抽插。
    这是躺在床裏边休息的大姨妈被这激烈的肏屄声给摇醒,擡头一看,浪道:三妹这个浪屄这下可给喂饱了,看她那个馋样儿,知道咱儿子大屌的厉害了吧?
    这是正在一旁观战的我妈浪道:是呀,大姐,你看三妹挨肏那屄样儿,正美着呢,没空理咱们。
    大姨妈也爬过来观战,两人趴到我的屁股后面,低下头,从这个角度能清晰的看到两人阴部的结合点,只见我粗长的大屌正一进一出在小姨妈的肉屄中不停的插动,而小姨妈的肉屄也不断分泌着屄汁,由小姨妈的肉屄顺着屁眼流到床上。随着我的大屌大力的抽插,小姨妈的两片屄唇也被我的大屌肏得翻进翻出。屄汁四溅、唇翻肉绽!
    大姨妈浪道:嗯,下下入肉,记记到底。三妹今天可是舒服透了。她真是个浪屄,挨肏也‘咕叽咕叽’的整这么大声。
    妈妈浪笑道:那还不是给我儿子肏的。
    这是小姨妈被肏的高潮叠起,终于缓上一口气。噢的一声,语无伦次的道:哎呦﹍﹍我的亲儿子﹍﹍我的乖宝儿﹍﹍姨妈这回可﹍﹍可爽死了﹍﹍命儿交给你了﹍﹍使劲肏﹍﹍肏烂了骚屄也由你了﹍﹍啊!亲儿子,你的屌太大了,都插进姨妈的子宫裏去了﹍﹍哎哟!我不行了,我已经泄了好几次精了﹍﹍快活死我了﹍﹍说完,双腿夹紧我的腰,骚屄裏咕叽一声又泄了一次阴精。
    妈妈亲眼看着儿子又把小姨妈肏得高潮叠起,人仰马翻。浪屄之中更是骚痒难熬,见肏在小姨妈骚屄中的大屌仍然坚挺无比,心中不禁暗暗高兴,腻声对我道:傻儿子,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肏的嘛,妈妈还以爲你小姨妈的浪骚屄得把你的精液给肏出来呢。
    我这时将屌深深插在小姨妈的屄中,体会着屄肉的阵阵收缩,同时休息了片刻。回头对妈妈道:还没肏着妈妈的肉屄,儿子哪敢射精呀。
    妈妈扑哧一笑,轻轻打了我一下,骚浪浪的道:好哇,敢吃妈的豆腐,该打。小姨妈这时一边回味着高潮的余波,一边道:好儿子,小姨妈我已经吃饱了,我看你妈也已浪的差不多了,快去肏你妈吧,你肏了大小姨妈这么半天了,别把你亲妈妈的骚屄给冷落了。
    大姨妈也道:是呀,你两个姨妈挨肏时的屄样儿你和你妈都看到了,你妈挨肏时的屄样儿也让两个姨妈看看吧。嘻……
    我妈浪道:你们两个浪屄,刚吃饱了就卖乖。那好吧,就让你们开开眼,看看儿子和亲妈妈是怎样肏屄的。看看亲妈妈的浪骚屄挨儿子大屌狠肏时的屄样儿。这次呀,妈的骚屄变个姿势给儿子肏肏.
    说完转过身来趴在床上,将丰满肥美的大屁股高高蹶起,双腿大大的敞开,将骚屄和屁眼完全暴露在大家面前。并淫猥的在我面前摇晃着大屁股,诱惑着我的粗硬的大屌,同时更是淫猥的用双手扒开正在摇晃的肥臀两片肉丘,将骚屄大大的裂开,露出屄裏鲜豔的屄肉。回过头淫浪妩媚的对我腻声道:乖儿子,快来肏亲妈妈的美味骚屄吧。
    我看着他妈妈的淫骚的浪样儿说道:真美……真是个淫蕩的妈妈,你的骚屄真骚,终于可以肏妈妈了,喔……我要好好的肏肏你……
    说完,从小姨妈的屄中抽出那已被大小姨妈的屄肉摩擦得变成紫红色青筋暴露的大屌,在抽离时一丝淫汁还连在我的大屌上与小姨妈的肉屄之间,亮晶晶的。
    一旁的大姨妈见此情景浪笑道:哟……三妹的浪屄汤儿可真多。粘了一屌。
    躺在下面的小姨妈随着我大屌的抽出也不犹哼唧了几声。红着脸笑道:那还不是给咱儿子肏出来的。
    我道:大姨妈,先帮儿子唆唆屌,好好唆,唆爽了,我好肏我妈妈的屄。
    说完不待大姨妈说话,双手按住大姨妈的头,腰一挺,将那根又粗又长的大屌塞进大姨妈鲜红的小嘴中。大姨妈哼唧了一声,挣脱了我的双手,吐出我的屌,笑骂道:刚肏过你小姨妈屄的屌,就插进我的嘴,还有一股你小姨妈屄的骚味呢。
    挨完肏躺在床上正美的小姨妈白了大姨妈一眼,笑嘻嘻的浪道:哪个女人的屄没骚味,只不过有的屄骚味大,有的屄骚味小罢了。就算你拿香水把屄泡十天,捞出来闻闻……还是骚的,那骚味是天生的,去也去不掉,要不爲什么男人爱管我们女人叫——骚屄呢。嘻……不信大姐你去闻闻二姐的屄,她的屄正在那晾着,看是不是个骚屄。哈……
    我妈正用双手扒开浪屄抚弄着阴唇,闻言也吃吃浪笑道:是,我是个骚屄。三妹说的没错。我是个顶天立地的大骚屄,就欠大屌狠肏的浪骚屄。大姐,快唆唆我儿子的大屌,唆的硬硬的,好来肏他妈妈又骚大姨妈被姐妹俩的淫话说的满脸通红,嘴裏小声道:真是一对骚屄。
    擡头看了我一眼又道:屌也没软,还用唆吗。说完还是将我的那根大屌放进嘴裏唆了起来。
    只唆了一会,我那本就因肏屄而充血肿胀的大屌更加坚挺,大姨妈忙吐出屌,浪笑道:好了,这回唆的又粗又硬了,快去肏你妈屄吧。保证她满意。
    我看着自己的大屌,满意的点点头,向妈妈走去。我妈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蹶起,低着头从胯间看着儿子挺着大屌蔔蔔棱棱的向自己这个亲生母亲走来,心裏美滋滋的,浪笑道:唆的粗不粗,硬不硬,我用我的骚屄一试便知。
    这时挨完肏躺在一旁的小姨妈从床上爬起,一把抓住我的大屌,浪道:等一下。
    说完一口将我的大屌放入口中,头部一进一退的抽动,将我的那根大屌在嘴裏吞吐起来,随着大屌在嘴裏的吞吞吐吐,一丝丝晶亮的口液顺着小姨妈的嘴角不停的流到我的睪丸和自己那丰满的淫乳上,拉出一条条长长的弧线。我妈皱眉嗔道:三妹,你干什么?
    大姨妈吃吃浪笑道:干什么,她个小骚屄儿,下面的骚屄吃饱了,又让儿子喂她上面的骚屄,两个骚屄都想吃饱呗。嘻……
     这时,小姨妈吐出被自己的小嘴吃得汁水淋漓的大屌,轻轻白了大姨妈一眼,道:二姐,别听大姐瞎说,我是想把我的大屌弄的湿润些,这样从一开始肏起你的屄来就可以狂插猛肏,让你体验到来不及喘息的快感。省得你屄裏干,肏起来不爽。
    大姨妈浪道:你想让我把她亲妈肏死啊。我这时也插言道:小姨妈想的可真周到,来,再用你的骚嘴把大屌泡泡。
    说完挺起屌又要往小姨妈的嘴裏塞。小姨妈忙扭头避开,吃吃浪笑道:你小姨妈我嘴裏的唾液已被你的大屌吸收干了,没有了。你看你的大屌现在已经够湿润的了,快去肏你妈屄吧,别让她等急了。
    我妈浪道:三妹你个小骚屄儿,就你花花肠子多,刚才看了你们姐俩和我儿子肏了半天屄,我的骚屄裏早已充满屄水儿了,还润滑什么?再要润滑,一会儿肏起屄来大屌和屄肉该没有摩擦力了。那样就不爽了。
    小姨妈浪道:是吗?我扣扣。
    说着伸手往妈妈屄裏一扣,浪笑道:是呀,屄汤儿流满了,本想拍拍二姐的马屁,没想到拍到马脚上了。嘻……
    说完,伸手在妈妈那高高蹶起的大肥屁股上拍了一下。
    大姨妈在一旁拍手笑道:好了,儿子坚挺的大屌,妈妈充满屄水儿的骚屄,正是时候,开始肏吧。三妹,我们也有好戏看喽。
    小姨妈一边把手指含在嘴裏,吸吮着从我妈屄裏扣出的淫液,一边道:是呀,来,我来把你们母子俩的大屌和骚屄对上。说完
    一手牵着我的大屌,低头钻进妈妈的胯间,将我的大屌又使劲上下撸了撸,对在二姐妈妈的屄口处,又伸双手将二姐那两片肥厚丰满的屄唇左右分开,露出鲜嫩肥美的屄肉,对我浪声道:儿子,又浪的屄吧。